《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谜一般的迪士尼乱炖

bwin6099亚洲必赢 > 荣誉奖项 > >《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谜一般的迪士尼乱炖
荣誉奖项

《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谜一般的迪士尼乱炖

时间:2018-11-08 17:12作者:admin打印字号:

  根据以往的惯例,迪士尼出品的童话改编真人电影往往是将原著的精华加以提炼,并进行适度的与时俱进的改造,再配以精美的布景与细致的服化道,炮制出一场梦幻的感官飨宴。虽不乏套路,却令人食髓知味。然而,最新出炉的这部《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远看的确像是一部各种元素齐备的标准迪士尼制造,但近观却发现原来是一锅风味谜之诡异的乱炖。

《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谜一般的迪士尼乱炖

  虽然号称是改编自德国浪漫派作家霍夫曼(Ernst Theodor Amadeus Hoffmann)创作的童话《胡桃夹子和老鼠国王》以及柴可夫斯基编曲、“古典芭蕾之父”马里尤斯・彼季帕编导的舞剧《胡桃夹子》,但电影《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其实更像以两幕舞剧为雏形。后者主要呈现了少女克拉拉在圣诞夜关于她的玩具和心爱之物的南柯一梦,电影则加入克拉拉在圣诞前夕丧母的背景,表现她在奇幻的平行世界里的一番遭遇。

  即便是以两幕芭蕾舞剧来看,《胡桃夹子》的故事也算是相当简单,甚至还被评价为“缺乏具体情节导致情感空泛”。这一点,可以说是《胡桃夹子》这个IP的基因缺陷,或许也是它没有一次被成功搬上银幕的线年英国拍摄的艾丽·范宁主演的线年日本拍摄的动画版都不甚理想。而迪士尼全新改编面临的最大挑战无疑就是如何丰满剧情、充沛情感。要知道最近几部大获成功的迪士尼真人电影,比如《美女与野兽》、《灰姑娘》,都改编自迪士尼自家出品的动画片,剧情上几乎就是复制粘贴,根本无需伤脑筋。但《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则只有一个大概的框架,相当于是平地起高楼,需要从情节、人物、世界观等各个方面着手,打造一个全新的故事。然而,以童话故事打下江山的迪士尼,这次却没能交出一份让人满意的成绩单。

《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谜一般的迪士尼乱炖

  片名一目了然,这次的迪士尼真人版将芭蕾舞剧里的冰雪王国和糖果王国拓展到雪花王国、鲜花王国、糖果王国、娱乐王国四个王国,每个王国都有一名掌管人,而主人公克拉拉以公主的身份参与了一场四个王国的内斗,最终成功解决了背叛者,令和平重新降临。然而,影片在实际的情节安排中却根本没有在“四个王国”的概念上做什么文章,不论是王国的不同特点还是地理位置,都没有做具体交待,不像《绿野仙踪》或者《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王国对于整个故事的发展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至于四个王国的掌管人,如果说糖果王国的酸梅糖仙女(凯拉·奈特莉饰)和娱乐王国的姜母女王(海伦·米伦饰)还算代表了正反两方,那么雪花王国和鲜花王国这两位掌管人则完全沦为花瓶,即便将这两个人物抹去也丝毫没有影响。

《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谜一般的迪士尼乱炖

  至于情节的发展,《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看似是又一个迪士尼公主找到自我、战胜逆境的励志片,然而不用细究就能发现各种设定毫无逻辑可言,故事全然是讲到哪里算哪里,角色则如提线木偶一般被随意安排喜怒,比如克拉拉的母亲凭什么就成了四个王国的女王,酸梅糖仙女谋反的行为动机也始终不得而知,就连全片最大的戏剧冲突:克拉拉通过领悟母亲送给她的圣诞礼物的意义而奋起自救,也是全无情节过渡,只靠甩两句嘴炮、洒两碗鸡汤了事。如果仅从故事和角色上看,这部电影的水准只能比肩高中戏剧社团的汇报演出。

  不仅没能把故事讲好,更为遗憾的是,这次的真人版还抛弃了芭蕾舞剧最为精华的部分。玩具世界的复活应该是每个人儿时都做过的美梦。故事简单平淡的舞剧版《胡桃夹子》之所以能久演不衰,就在于以满溢的童趣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打造了一个令人流连不舍的梦幻世界。按理说,财大气粗的迪士尼不论是在搭建实景还是在CGI的制作上都不会吝啬,但拉斯·霍尔斯道姆(《浓情巧克力》《忠犬八公的故事》《一条狗的使命》)和乔·庄斯顿(《勇敢者的游戏》《侏罗纪公园3》《美国队长》)前后两任导演“击鼓传花”的结果,就是把真人版《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的视觉风格搅成了四不像。

《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谜一般的迪士尼乱炖

  克拉拉身着的裙装、教父德罗斯梅尔的居所、王国宫殿的布置都主打美轮美奂的维多利亚风,细节考究至极,成功延续了此前两部迪士尼真人电影的华丽风。然而,成千上万只老鼠扑向克拉拉的画面以及它们组成的硕大的老鼠王看得实在让人有点反胃,加上如套娃一般蹦出的小丑组合,仿佛又走进恐怖片场,难保有小观众看了不做噩梦。而为了凸显经典元素特意加入的芭蕾舞表演,也与故事主线全无关联,令人昏昏欲睡。只有柴可夫斯基的配乐如同舞剧里那般依旧大放异彩。

  除了故事改编和影像风格外,迪士尼一贯高举的女性主义和政治正确两面大旗,在《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里也并不讨好。首先是主人公克拉拉过于以自我为中心,开场就一味跟同样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的父亲闹别扭;到了四个王国后,又始终以公主的身份发号施令,明明是因为自己轻信他人而令周围的人一同身陷险境,不但不反省,反倒要把责任推到忠心耿耿的胡桃夹子士兵身上。虽然扮演克拉拉的麦肯吉·弗依(《暮光之城》《星际穿越》)明眸皓齿肤如凝脂,前途不可限量,但她饰演的这个克拉拉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还有就是迪士尼在演员的选择上尊重人种多样性的做法固然令人敬佩,但这次影片的背景设定在1879年的伦敦,用非裔演员摩根·弗里曼和Jayden Fowora-Knight分别饰演财大气粗的教父德罗斯梅尔以及令克拉拉心动的胡桃夹子士兵有违背史实之嫌。

  事实上,影片开场以飞翔的猫头鹰的视角展现的19世纪晚期的伦敦即景还是相当惊艳,加上克拉拉设计的多米诺机械装备和德罗斯梅尔的实验室,展现出一股迷人的蒸汽朋克的氛围。倘若能沿着这条路走下去,颠覆迪士尼老套的华丽风和战胜自我的陈词滥调,这原本可能是另一部电影,而不是又一枚将堙没在影史尘埃中的胡桃夹子。

上一篇:2016全球十大美味泡面 蕃茄牛腩紫薯面上榜
下一篇:白菜营养价值高 教你5种白菜的简单吃法